《中国记者》杂志

确立科学的态度,要基于一个科学的认识、一个合理的姿态和一套行之有效的方法。

从1985年起,蒋齐生、穆青等新闻界前辈就开始酝酿提出了“图文并重,两翼齐飞”的口号,并不遗余力地为争取新闻摄影的主角地位而呐喊。这个口号确实鼓舞人心,特别是鼓舞了新闻摄影从业人员的士气。但应该看到, “图文并重,两翼齐飞”更多的是一种发展战略,而不是一本操作手册。当一些人试图模仿文字记者的分口方法建立“要闻摄影部”“政教新闻摄影部”“经济新闻摄影部”“体育娱乐新闻摄影部”时,就暴露出当时一些人对新闻摄影作用和价值认识的不够理性了。

新闻摄影有其自身的存在和发展规律,这种规律是建立在以传播效果为评判标准基础之上。西方现代新闻摄影从十九世纪20年代开始,到五六十年代达到顶峰,到七十年代受电视媒体冲击开始萎缩,而今又在数码科技和网络技术的支持下开始了新一轮繁荣。其背后真正的操盘手不是摄影记者,也不是图片编辑,也不是总编辑,而是传播力量和传播效果的消长。现今的新闻摄影与五六十年代相比,不再强调它的独立性,而是讲求它的协从性。此前,我们对新闻摄影引以为豪的是“一图胜千言”“世界通行语”这样理想化的描述。而今天,我们更愿意看到照片作为报纸整体传播的一部分,它在新闻信息传递方面与其它新闻体裁(消息、特写、评论、通讯等)是如何取长补短、协调统一完成整体传播目标的;在视觉效果方面,它又如何作为版面整体视觉设计的重要元素,与色彩、字体字号、分栏、网块、线条、留白以及其它视觉元素相协调吸引读者的视线,从而让读者心甘情愿掏钱买这张报纸的。

认识到这一点,我们就不会把摄影与文字简单切割为“两翼”,而是更为复杂的交叉与融合的关系,其目标只有一个:支撑起一张报纸的价值核心。这表现在两个方面:在信息传播上有强度、在报纸经营上有效益。我想,这是把图像意识转化为传播意识的一个基点。很显然,到了这个层面上,重视图片,就不再是新闻摄影人员考虑的问题了,而是总编辑、报纸发行人、广告经营人员都要考虑的问题,这才是新闻摄影能够得以良性发展的真正基础。

认识到图片在报纸中的正确位置,就很清楚该用一个什么样的姿态去工作。作为报社图片总监,不是在为某个编辑、某个版面工作,而是与其他编辑甚至总编辑一道,为提高报纸的总体传播水平工作;你应该尝试做一个图像传播方面合格的服务生,而不应该是一个指手划脚的行政官僚;应该是连接摄影记者与版面的桥梁,而不应该是矛盾的集中点;应该是总编辑、版面编辑、摄影记者的业务参谋,而不应该是毫无主见的传声筒;应该是读者兴趣和口味的回馈者,而不该是高高在上、作茧自缚的“大爷”。

从另一个角度讲,相对于读者获取信息的习惯和报纸信息发布的技术传统,图片毫无疑问处于配角地位。因此,对于一个图片编辑(包括图片总监)来说,服务意识非常重要。类似于为版面编辑找文稿配图、找资料照片、处理技术难题、为摄影记者挑选照片、修改图片说明、争取任务和利益等等杂碎小事,都应该毫不犹疑地去做。老子说:“天下难事,必做于易;天下大事,必做于细”。作为一家报纸图像产销的管理者,图片总监从小事做起,到最后就决不仅仅是一个姿态问题了。

由于中国报业发展的差异性和不均衡性,根据不同报纸的性质与现状,制定一套行之有效的图片采编方法,可能是新闻摄影改革最为关键的一步。我所服务的报纸——《大众日报》是一张风格稳健的党报。以下这些方法,都是我们在不断的博弈与碰撞中总结出来的:

“影响有影响力的人”,大众传播学的这个讲求效益的命题,同样适用于新闻摄影改革。作为报纸的决策者,如果总编辑对新闻摄影地位和作用的理解不能提升到一个合理的水平,那后续一切工作都无从谈起。“培养总编辑”这个说法,是《大众日报》摄影部主任、著名摄影记者钱捍提出来的。他认为,总编辑大多是文字记者出身,对新闻摄影的性质与规律缺乏专业化的研究,因此,采取各种巧妙办法提高总编辑的认识水平,对改善新闻摄影的生存环境,促进新闻摄影改革,是一件事半功倍的事。所以,从1996年起,我们对总编辑的培养已经经历了三代。

培养总编辑最基本的方法是“怂恿”他们去参加高水平的新闻摄影研讨会,让他们高密度地接受先进新闻摄影的理念、兄弟新闻单位改革的经验与做法,并身临其境地感受新闻摄影报道中的难度与挑战。新闻摄影研讨会大都气氛活跃,总编辑们在身心愉快的同时,也都感到受益匪浅,所以参加摄影研讨会的热情非常高。我们的一些总编辑还逐渐成为铁杆的摄影爱好者。在这种情况下,总编辑们不再是新闻摄影改革的被动接受者,而是主动的、有话语决断权的、可以一锤定音的改革参与者和策略制定者。《大众日报》新一轮新闻摄影采编的格局、流程与人员安排,实际上就是在分管副总编辑、总编辑的亲自参与下制定而成的。而历任总编辑、分管副总编辑撰写的新闻摄影学术论文,比方说《从“图文并重”到“图文向联”》(朱宜学,前任总编辑)《破解党报图片工作的两个难题》(许衍刚,现任大众报业集团社长)《关于建立新型报纸图片编辑机制的思考》(吕德一,现任副总编辑),都提出了具有创造性的观点和工作思路。

担任图片总监后,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制定一个《大众日报新闻摄影工作手册》,对照片在报纸上的作用、照片的评价标准、选择使用照片的基本原则、照片采集与编辑的工作流程、摄影工作者的职业规范等等,都作了具体规定。这个手册最后是通过编委会的认可作为报社下发的。

标准的制定对于企业管理的意义已经不言而喻。对报纸而言,这个标准实际上是摄影记者、图片编辑、版面编辑、美术编辑以及总编辑关于摄影采编能够实现对话的一个平台,也是摄影工作能够得以进一步发展的一个凭借。它改变的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谁都没有理”的随意性局面,让新闻摄影采编工作进入一个有序发展的轨道。

作为报纸整体传播的一部分,新闻摄影改革同样也是 个系统工程,要真正实现我们的目标,还必须让部门主任、版面主编、版面编辑、美术编辑等,认同那些我们试图让总编层认同的理念。经验告诉我们,生硬的说教可能适得其反,因而我们更多采取一种主动的、伙伴式的交流与学习方法,这样的方法大致可通过如下途径来实现:

关于怎么参加编前会,我们的总编辑给出了这样一个主意:每天,把要发往各个版面的照片,用投影仪打一遍。一些与视觉传播基本理念有关的东西,可以借机讲一讲,让参加会议的中层领导了解进而理解。这看似不起眼的技术手段,却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通过这个投影仪,我不仅可以直观地告诉大家什么是适合版面发表的照片,也可以通过展示一些世界新闻摄影名作(比如普利策、POY、“荷赛”等获奖照片)、国际各大报纸的版面,让大家大致了解国外视觉传播发展的概貌与走向。而其中引发的一些思考和争论,会给我很多提示和警示,让我能更多地从版面的立场、从整个报纸的立场出发,认识和处理图片。

版面编辑是图片处理的直接执行者之一,图片总监与版面编辑应该是最直接、最紧密的业务伙伴。他们对图片的使用有相当的经验,但这些经验在有些时候也会成为障碍。消除这些障碍最有效的办法是用有力的事实证明孰是孰非。但这要有个“度”,因为夜班是非常紧张的,大家并不喜欢一个喋喋不休的宣讲者。我的做法是不求功于一役,而是把战线拉长,什么时候有合适的事例,就会用最简洁的语言与大家探讨如何选择照片?如何进行技术处理?照片的版面位置应该如何安排?照片与文字之间如何取得平衡?等等。久而久之,就会和版面编辑在图片传播的各个层面的细节问题上达到很高的默契。

在新闻摄影先进经验和理念上的学习,不仅要“走出去”,还要“请进来”。请一些对新闻摄影有研究、有见地的专家来举办讲座或座谈,是非常有效的方法。对很多图片总监来说,一个比较头痛的问题是,常常感到没法把自己的声音传递到总编层或业务同行那里。一个或一些好的做法闷在肚子里,就没有得到认可和实施的机会。实际上,在新闻摄影的基本规律层面上,业内同行的观点基本上是所见略同。所以,选择适当的时机请外报的同行来,就可以通过事前的交流,把你的一些想法通过“外来的和尚”传达给你希望传达的人,取得的效果比你硬着头皮去说教要好很多。

四、 两个方向上的指挥前移:根据版面需要前移指挥记者,根据读者需要前移指挥图片的版面安排。

简单地说,就是向新闻源靠近,临场指挥记者的采访;同时向版面靠近,亲自协调照片在版面上的编辑处理,从而提高图片传播的效率。

古人云:“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对图片总监而言,要求有较高的专业素质仅仅是一个方面,如何在报纸运行的内部机制中,通过适当的手段为新闻摄影拓展出一方天地,如何维持新闻摄影在整个采编关系网络中的生态平衡,可能是更高的要求。 (作者是《大众日报》图片总监)

新闻图片的采集和编辑涉及到的人员和机构包括:本报摄影记者、集团子报摄影记者、本报特约摄影记者、基层摄影通讯员、摄影爱好者、新华社、本报文字记者等供稿者,图片通联编辑、摄影部主任、版面编辑、图片总监、版面主编、分管或值班副总编辑、总编辑等。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