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足球比赛每队出场多少人

小学足球比赛必须有女队员上场武汉成女足国家队“大本营”

2月3日晚,中国女足在亚洲杯半决赛中遇到强敌日本队,逆境之中一次次将比分追平,以总比分6:5昂首闯入决赛。这场比赛让全网沸腾,无数中国球迷为这群顽强不屈的“铿锵玫瑰”感动、自豪。

近年来,武汉重视青少年女足运动发展,为女足国家队、梯队输送了大批优秀球员。目前这支女足国家队中也有不少“武汉造”。在武汉的中小学,越来越多的女生爱上足球运动、展露风采,走出了一个个“小王霜”。

在2021年举行的武汉市校园足球联赛市级总决赛上,一场三店中心小学和新合村小学的女足比赛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为鼓励更多女生参与到赛事当中,组委会规定女生不仅可以参与单列的小学女子组赛事,也可与男生共同报名小学甲乙丙组赛事,甚至是精英组的比赛。同时,组委会向所有报名参赛的女生发放了服装等装备。“武汉有女子足球的传统,武汉女足夺得女超联赛冠军后,很多女孩的家长对足球运动有了新的认识。”武汉市足协青训部相关负责人说,“近几年,参与到比赛中的女孩人数也不断增多,从第一届校园足球联赛开始,武汉市校园足球联赛为女生们设置了女子组比赛,为女生小球员们提供成长平台,这届比赛来了25支女子队,算上参加男女混编比赛的女生,参赛女生近400名。”

不仅市级校园足球联赛鼓励女生参加,自2019年开始,硚口区校园足球联赛要求小学各组别在赛场上必须有不少于一名女足队员,且该女足队员不能是守门员。通过这样的比赛方式,让更多的女生有同等的机会享受校园足球的魅力。记者看到,与同年龄段的男生相比,女足队员在场上丝毫不落下风,控球射门、传切配合都显得游刃有余。

作为中国女足的重点发展地区,每年,国际足联与中国足协联合推出“女孩足球节”活动都会走进武汉的中小学,用游戏、趣味比赛等方式鼓励女孩们玩足球。安徽街小学、万松园路小学、堤角小学、南望山小学等学校都承办过“女孩足球节”,让足球成为更多女孩的爱好与梦想。

武汉为女足的发展提供了广阔的空间,爱踢球的、会踢球的女孩越来越多,不少中小学有女子足球队。

2月4日一早,受到中国女足精神的鼓舞,硚口女足队员们纷纷在群内“打卡”,开始春节后的线个俯卧撑。”硚口女足总教练刘亮介绍,目前,硚口女足共有108名队员,覆盖小学二年级至高三。冬训从寒假次日即启动,年前一直持续到1月28日,队员们每天训练半天。“小姑娘们都很能吃苦,寒暑假都要集训,去年全年也就‘十一’、元旦各休息了三天。”

徐欣妍和胡欣玥是硚口女足队伍里的一对姐妹花。姐姐徐欣妍目前就读于武汉市第二十九中学高三年级,去年代表湖北参加第十四届全国会,和队友们一起摘得中学组冠军奖牌。妹妹胡欣玥从小受姐姐影响,也爱上了足球,去年升入六十四中后,顺理成章地成为女足的一员,去年在武汉市运动会上代表硚口出征,获得女子甲组第一的好成绩。

“足球是我热爱的项目,训练哪怕再苦也不觉得苦。”即将高考的徐欣妍表示,在新的一年里,她将学习、发扬女足精神,全力备战备考,希望今年能考上理想的大学,继续追求足球梦。

在江汉区万松园路小学里,有一支50余人的女足校队。小队员们寒假里也没有停止训练,居家练习基本功、体能,大年初六就将返校开启日常训练。六年级女生舒熙雯是校足球队的“定海神针”,训练专注刻苦、踢球肯动脑筋。去年,来自全国的500余名小球员进入了全国校园足球冬令营,从中选拔出了162名球员入选9个组别的校园足球国家队。选拔过程中,舒熙雯显示出了超高的足球智商,用精彩的表现获得了全国专家们的一致好评,成功入选。

舒熙雯告诉记者,她的梦想是像王霜一样,踢进国家队,为国争光。不仅仅有王霜,岳敏、姚伟、吕悦云等国人耳熟能详的女足球员,都出自武汉,更多年轻的女足球员也在不断成长。在2021年7月举行的第十四届全国会上,由武汉市组建的女足队代表湖北出征夺得冠军,这是湖北省足球项目在全国会上取得的历史最好成绩。担任女足队长的姜晨璟是舒熙雯“学姐”,在万松园路小学开启足球梦,是国少、国青的主力。去年,首次参加全运会的姜晨璟敢拼敢突,让球迷们眼前一亮。

近年来,武汉采用校园足球、专业青训、海外留学、职业梯队等多方位结合的青训人才培养模式,在女足球员培养上,走在全国前列。2018年11月,中国足协与武汉就共建U14年龄段女足国家队达成协议,自此,武汉成为“女足国家队大本营”。据统计,在“2002年—2008年”年龄组中,武汉市已向国字号青少年队伍输送女子足球运动员15人,“体教结合”的人才培养模式成效初显。

(长江日报 记者刘嘉 向洁 魏杰 通讯员王雯婷 王莎 王玲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一支足球队17人患新冠!只剩9人上场比赛!裁判强行终止比赛

要说足坛奇闻,估计不胜枚举,可今天要讲的这事儿,俺依然觉得真是闻所未闻。

奇葩事件发生在正儿八经的职业联赛,葡超第12轮,处于降级区的贝伦人(联赛倒数第三)主场对阵实力不俗,排名靠前的本菲卡。

本就实力有所差距,贝伦人还遭遇了一场噩耗——队内出现了17名新冠患者,其中有14名是球员。

雪上加霜的一幕真是难为了主教练,于是乎他不得不硬着头皮派出一套9人阵容;

这套9人阵容几乎纯一色的U23成员临时救火组成,因为球队首发和主力轮换基本躺医院去了。能派出的人也都梭哈出来了,因此贝伦人本场比赛的替补席空无一人。

对了,这9人中还有两名是门将,其中一名门将索性脱下了手套,被迫改踢后卫。

本来实力就明显偏弱,如今还要以9-11的劣势人数开战,闭着眼睛看都知道这注定是一场屠杀局。

比赛开打1分钟,毫无心气的贝伦人直接自摆乌龙,有自家后卫爱德华多-考取得“开门红”;

在接下来的时间段,本菲卡本着职业精神“为所欲为”地在贝伦人的主场开启进球盛宴;

堂堂的职业赛场被本菲卡踢成了队内训练赛。半场结束后,本菲卡轻松7-0领先了!

不过他们自然不会直面这社死一幕,下半场开启后,贝伦人开始战略性摆烂,只派出了7名球员上场。而在开场1分钟后,其中有一名球员还按照教练的剧本直接躺地表示受伤了。

按照国际足联制定的规则,足球比赛如果其中一方剩下少于7人在场上,裁判应当腰斩比赛,少人一方的队伍会被自动判罚0-3的比分收场。

贝伦人很好地利用这一规则,想提前终止这场毫无意义的比赛。裁判对于人情世故还是看得很通透的,当即宣判比赛结束!

外界对葡超联赛的职业性产生疑惑,在疫情如此严峻的情况下,球员都病倒了一大片,比赛居然还能照样进行而不是选择推迟,完全是一种渺视生命的操作。

况且贝伦人这9位球员说不定还是17名新冠患者的密切接触者,没有接受隔离就算了,还能临危受命且带着潜在的传播病毒的风险上场,估摸本菲卡球员这场比赛也是踢得心惊胆战的吧。

更具杀伤力的奥密克戎毒株已经进军欧洲了,生命大于一切,葡超你还是悠着点吧。